新闻动态   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主页 > 产业新闻 >

应援经济乱象:明星后援会9万买烧饼粉丝为王俊凯庆生集资过亿

2018-11-18 22:14      点击:

  原标题:应援经济乱象:明星后援会9万买烧饼,粉丝为王俊凯庆生集资过亿 男演员邓伦最近喜忧参半。他凭借

  男演员邓伦最近喜忧参半。他凭借电视剧《香蜜沉沉烬如烟》疯狂圈粉,却因粉丝后援会起火而陷入舆论漩涡。

  从9月10日微博流传的一张的照片来看,后援会为邓伦集资的9万元剧组应援物品,AG亚游集团,是几大盘烧饼。一时间,邓伦全球后援会官方微博留言讨要说法。有粉丝质问:“这9万块去哪儿了?后援会的负责人这么干,不怕让邓伦掉粉吗?”

  近些年,随着粉丝经济的渐成规模,应援经济也相应成型。为支持爱豆,粉丝投入时间和精力,而且不吝啬真金白银——各种噱头的偶像应援层出不穷,粉丝自愿集资的数额从万元至千万元不等。

  此次邓伦“烧饼宴”事故,折射了应援经济作为新兴事物、乱相丛生的冰山一角。

  时间回至8月下旬,邓伦与Angelababy主演的新戏《我的真朋友》国内部分杀青。

  为庆祝偶像阶段性圆满收工,邓伦全球后援会随即筹备集资应援,728位粉丝共集资9万元。9月10日晚上7点多,邓伦全球后援会在微博晒出杀青应援第一波图:蓝色背景板,橙白色气球与同色系蛋糕,温馨中透着小清新。

  但留言区的画面并不这么美。有眼尖的粉丝看到桌台边缘摆了两盘烧饼;有粉丝晒出为剧组准备的杀青宴照片,大圆桌被红塑料桌布覆盖,外围摆着酒和矿泉水,三四盘橙子、西瓜属于点缀,白瓷盘盛的大烧饼才是主角。

  一小时后,全球后援会就“烧饼宴”作出澄清:“分会原本准备了应援餐车,但因为古镇外来车辆无法驶入,所以就预备了当地有特色的特产点心给剧组的群演和工作人员。这些物品是放在饭店内供大家食用,并没有摆台在外面,另外再加甜品台和依云/巴黎水以及各种水果。”

  粉丝并不买账,这条微博下迅速累积充满愤懑的回应。“就那烧饼,一万块我能给你装一卡车,顺便附赠个烧饼师傅过去,现场做!”“9万块买了个这种蛋糕?”

  当晚11点50分,邓伦主动在个人微博发声,以期平复各方怒气:“感谢所有爱我的人,感谢今天远道而来的你们......你们所有所有所有的爱,我全部都收到了。温暖、幸福、开心……”还配了两个爱心表情。

  24小时后,邓伦全球后援会公布了应援礼物报告和账目明细。其中,“特产点心”是200只价值800元的苏州鲜肉月饼,以及200只花费200元的鞋底酥。

  后援会还称,用9万元给邓伦准备了日本保健品大礼包、高档护肤品、香水、耳机、奢侈品牌围巾、Goyard全球限量斜挎包、月饼还有机器人行李箱;给邓伦团队预备了高档化妆品礼盒、面膜、月饼;为剧组导演、制片、同剧演员们赠送雪茄、红酒、围巾、手帕、香水和月饼。

  但粉丝却从礼物与票据照片中发现一系列猫腻:LAMER化妆品套装礼盒从惯常的绿色变成诡异的蓝色;Goyard斜挎包邓伦早在7月份就背过且市面早已断货;甜品台账单是杀青日期后创建;化妆品不在专卖店购买而是从微店代购……

  铺天盖地的质疑之下,邓伦全球后援会发布最终说明:1、上海分会、副会长会引咎辞职;2、管理组就地解散,重新整顿并制定新的后援会管理章程;3、各个工作组继续招募,择优而用,能力次者退之;4、关于VIP会费,目前暂停入会,接受大家退会退VIP群。

  对此自媒体“萝贝贝”分析,剧组应援需要与艺人团队报备才能进组,集资应援的话,资金将会怎么安排也应该在粉丝内部提前通报,“烧饼应援事件是艺人团队和粉丝组织都出现了漏洞才变成一场事故。”

  这场事故的结果是,爱豆邓伦成了群嘲对象,并帮团队与后援团背了黑锅,以至于有粉丝哀叹“邓伦倒了什么血霉摊上这么个后援会”。

  起源于日韩的“应援”活动,是粉丝文化的重要一环。按照场景不同,应援可细分为生日应援、演唱会应援、剧组应援、比赛应援等。但无论那一种,本质都是粉丝集资为偶像招揽人气。

  2017年9月21日,王俊凯迎来18岁成人礼。那一天,他的粉丝筹划了遍及全球的海陆空三栖应援活动:在首尔、东京、米兰的公交车身与地铁口LED投放庆生视频;土耳其上空升起庆生热气球;数十架喷气机在好莱坞天空书写了18遍生日祝福。

  粉丝们还将王俊凯的照片看板从美国的内华达州发射送上太空,并在南纬60°天空买下18颗星星——每颗星星代表一个字,连起来是“英镑美元法郎,一路护凯成王,祝你生日快乐”。

  而为了让爱豆看清星星,粉丝特意送上价值27万、配备Autostar手控器,方便能随时更新的追光设备望远镜。

  一种在网络广为流传的说法是,王俊凯粉丝为他献上的豪华成年礼花费近8亿元。

  演唱会应援对金钱的消耗很是可观。以最常见应援灯为例,Big Bang演唱会的皇冠应援灯在其经纪公司YG开设的天猫旗舰店中售价108元,且另需支付23元运费;EXO专属应援灯,正版在国内的代购价高达275元。

  此外,演唱会现场从不缺席的灯牌售价同样不低——TFBOYS定制的1平方米传统硬灯牌单价为150元,同样大小可折叠的便携软灯牌价格则为180-200元不等。

  演唱会应援物资溢价很高。自媒体“一米观察”调查发现,49元的Big Bang皇冠应援灯几乎与正版一致;应援物资生产商赵先生则透露,LED荧光棒成本价不超过2元,售价却能达到20-30元;灯牌制作成本价同样不高,但因需要定制、无法直接量产,价格才飙升至百元。

  拿2018年夏天大热的《创造101》为例,据不完全统计,在节目播出期间,综合各应援平台及各选手应援团队公开数据,出道11位选手的粉丝公开集资金额已超过4000万元。

  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记者发现,在粉丝应援平台“Owhat”上,6月22日晚结束的一次应援集资中,孟美岐的集资金额达到了近180万元。另有数据显示,整个比赛期间,综合其他应援平台的数据,仅孟美岐一人的集资金额就超过了1200万元。

  品牌商获利尤为明显。《创造101》的品牌商中华牙膏发起“点赞数最高的选手可成为品牌代言人”活动,相关数据显示,最终中华牙膏的网络销量提升268%,品牌知名度提升16.1%,晋江活动品牌进入体育为哪般?。好感度提升14.1%,购买意愿提升了12.5%。

  比赛期间,另一家赞助商康师傅冰红茶发动“一瓶一码”的打call活动,收益可观——总共积累了117万的打call;冰红茶一个月内销量过亿,同比增长40%。

  粉丝互动平台也能从应援经济中分得一杯羹。以Owhat为代表的粉丝互动平台为例,发起人可以在平台发起项目,支持者进行出资,由发起人按照项目页面承诺利用支持者的出资,代支持者向应援对象提供相应的应援物资。

  Owhat提供各种类型的应援物资,小到演唱会周边制作,大至用于宣传的地铁、大巴、机场的广告投放——每种应援形式被视为一件商品,Owhat能借助商品差价盈利。

  还有一种主打“众筹”模式的粉丝互动平台。它们通过各种主题活动帮助粉丝筹集资金,就像资金托管方,主要靠众筹抽成盈利。每个众筹平台抽成点不一样,通常在3%左右。《创造101》在微博的官方众筹平台摩点,即为一个典型。

  但目前,这类新兴平台存在监管不全、不严的问题。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虎接受《北京商报》采访时指出,无论是通过粉丝站购买演出应援物资,还是在粉丝运营平台上发起应援项目,都有一个集资的过程,其中有不少灰色地带。

  赵虎表示,流程不透明是最大的问题,款项总数、支出去向等信息是很多应援项目集资者难以获取的,而且“市场中并非没有出现过演唱会应援项目发起者携款失踪的案件,行业应强化在此方面的监管,才能让演唱会应援市场更好地释放价值”。

  一个新近的例子是,在《创造101》收官当晚,豆瓣、微博平台出现粉丝对集资去向的质疑,甚至有人称某“粉头”(粉丝团头目)卷款跑路喜提海景房”。由此可见,邓伦烧饼烧饼宴会引发的集资花费质疑并非孤例。

  中国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京成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采访时认为,粉丝集资若无法把控钱财走向,就会成为非常瞩目的问题。但随着问题的发生,相关部门未来一定会出台更多的政策、法律法规来明确其边界范围。

  而对于小范围内个人团体应援活动的集资,张京成提醒,“一定要留存好相关打款记录、聊天记录以保障个人的权益,在危害到自身利益的事情发生时可以有应对的方法。”